陆俊7条罪名涉81万贿款 律师欲作无罪辩护被驳

陆俊7条罪名涉81万贿款 律师欲作无罪辩护被驳

  铁岭昨审开庭至今职位最高前中国足球官员杨一民 丹东昨审“黑哨”陆俊、万大雪

  昨日是中国足坛反赌打假案系列庭审的第三天。在铁岭,前国家足球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国足协副主席杨一民上午受审,这也是开庭至今所出现的职位最高的前中国足球官员。在丹东,陆俊和万大雪先后在上下午出庭,“黑哨”内幕仍在不断被揭开。

  昨日的三场庭审,有更多的俱乐部和比赛场次涉及其中。还有谁是“干净”的吗?这已成为全国媒体和球迷共同关心的话题。

  陆俊生在北京一个普通教师家庭,19岁开始做足球裁判,1991年晋升为国际级裁判员,两度当选亚足联颁发的年度最佳裁判,也是中国足坛首位在世界杯和奥运会决赛阶段执罚的裁判。毫无疑问,他曾是中国足坛最成功的裁判。

  昨日上午,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法院外有一名专门从内蒙古通辽赶来的球迷,“和其他裁判不同,他是科班出身,水平极高,没想到最终竟然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一名旁听者说,“陆俊今天的神情很萎靡,在庭上说话声音很小,法官两次要求他提高声音。”

  陆俊被检方指控的罪名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共计2大项共7条罪名,受贿金额共81万元。1999~2003年间,他通过收受贿赂,为相关单位在比赛中谋取便利共计受贿71万元;同时通过在足球圈中的人脉关系,为他人牵线万元。

  陆俊案共涉及4家获利的俱乐部、六场问题球赛(详见左图)。他对此供认不讳,案发后已全额退还贿款。同时他供述,想操纵比赛首先要有人情,而后还需要有关系,最后是打招呼。

  据悉,陆俊的辩护律师昨日主要针对两点为其作无罪辩护,一是陆俊执法是否存在不公正执法行为,二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罪名是否适用。两天来,四名“黑哨”的辩护律师都在不同程度上针对上述两点与公诉方进行辩论。

  陆俊的辩护律师认为,判断其是否执法不公须根据当时的监督记录,而他涉案场次的执法表现为优秀,且无错判。另外,“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是2006年刑法修正之后出现的新罪名,陆俊的犯罪事实主要集中在1999年到2003年,因此并不适用。

  但公诉机关也提出反驳:第一,陆俊作为“金哨”,有相当高的执法水平,是否受贿并不能完全根据执法效果来看;而且赛前接到请托电话,又收取了钱物,说明受贿行为已经成立。第二,关于罪名问题,公诉机关认为新法是旧法的延续,而且相关司法解释已经证明,该罪名对陆俊依然具有追诉力。

  此外,陆俊昨日被公布的涉案证据中扯出了一单“案中案”:末代甲A的“上海德比”。

  因为根据审判中的书证和证人证言显示,上海申花当时一共出资550万元,通过中间人行贿陆俊和张建强,但陆俊与张建强只平分了其中的70万元,另外480万元去向不明,有待调查。

  昨日丹东市人民法院下午开庭审理了足球裁判万大雪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案。万大雪是本次系列庭审中最后一个亮相的“黑哨”,也是之前唯一没有被媒体曝光的涉案裁判。

  万大雪1992年开始做裁判,2005年晋升为国际级主裁判,至今已主哨中国最高等级联赛90余场,在现役中国的七位国际级主裁判中名列第四或第五的位置。

  自2004年起,万大雪成为中国足协裁委会重点培养的人选。但在他历年执法顶级联赛的经历中,却屡次因为争议判罚成为线月,中国足协在召开新一赛季的裁判员工作会议上,把万大雪的名字悄然抹去。

  昨日万大雪的庭审很短,耗时不过2个小时。据旁听者透露,万大雪是因为收受成都谢菲联老总许宏涛的贿赂,在比赛中帮助成都谢菲联队操纵比赛而涉案的。

  公诉人起诉受审裁判万大雪受贿总计94万元。涉案球队包括成都谢菲联、陕西国力、河南建业和上海申花。其中上海申花被曝曾向其行贿7万。同时,上海市、山东省足管中心在2009年全运会期间曾向万大雪行贿40余万元。

  对于广东球迷来说,2009年的第十一届全运会是一个永难忘记的伤痛。当时广东队杀入决赛面对上海队,从那时候的状态来看,广东队完全有机会击败上海队从而在22年之后重夺全运会男足冠军。但决赛当日,万大雪在开赛不足15分钟就罚下广东队一人,最终广东队以0比3输掉这历史性的一战。如今万大雪供认收受了上海市体育局的贿赂,这是否意味着当年上海队获得全运会男足金牌的历史会被改写?

  昨日上午8时,前国家足球管理运动中心副主任、前中国足协副主席杨一民被押送至铁岭法庭受审。这是本次庭审开始以来,第一条出现的“大鱼”。

  现年55岁的杨一民曾任安徽省二队的替补守门员。1993年作为国家队助理教练征战世界杯预选赛后,长期担任中国足协要职。2003年晋升为中国足协副主席。2009年4月,他出任中超公司董事长。

  杨一民在中国足坛被称为“学术权威”,作风儒雅,业务能力极强。在近20年时间里,杨一民一直位高权重、春风得意。2010年1月,这位中国足坛高官和南勇一道落马。

  在央视新闻上,杨一民首次面对镜头承认自己接受了原江苏舜天总经理潘强1万美元的贿赂,在体能测试中徇私舞弊。令人震惊的是,平日极度注重仪容的杨一民这次满头白发、形容委顿,很多熟悉他的人都感叹:几乎认不出来了。

  由于杨一民长期担任中国足协多个部门的要职,外界普遍认为其涉案金额很高,甚至会牵扯出更多涉案俱乐部和个人。

  昨日上午对杨一民的庭审至11时45分结束。但由于案情复杂,庭审下午继续,直到19时才全部结束。

  根据铁岭检方提供的证据显示,1997年初至2009年12月间,杨一民利用担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等职务的便利,为有关单位或个人谋取足球裁判员任职等方面的利益,先后40余次收受20余个单位或个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25.4万元。

  据悉,与杨一民案有关的俱乐部涉及山东鲁能、浙江绿城、长春亚泰、江苏加佳、陕西国力、云南红塔、上海申花等多家俱乐部。其中山东鲁能俱乐部在2004年期间,曾向杨一民行贿两次,每次10万元。由于杨一民的妻子身体不好,也有行贿者送药品,或者资助其孩子上学。

  和之前众多的受审者不同,杨一民是被检方以“受贿罪”罪名起诉的。从量刑的角度看,该罪比“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重得多,而具体量刑的依据与涉案金额有很大关系。由于法院择日宣判,所以杨一民最终的结局如何,目前难以猜测。

  至于南勇和谢亚龙这两条更大的“鱼”什么时候开庭,辽宁法院方面并没有给出准确的时间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